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引风人》厉偏偏要宠我免费阅读 同人女 引风人帝王攻
《引风人》厉偏偏要宠我免费阅读 同人女 引风人帝王攻

引风人 牧归夷 著

穆炎煦,敬奉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6-16 08:15:39
《引风人》是牧归夷所编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网络小说,故事精彩,文笔一气呵成,可以看一下。又落了两日的雪,百花院这一日依旧宾客满堂,金秀莲吩咐陈叔带着六顺铲了巷子里外的雪,又让他们在青石板路上铺上了些稻草,雪霁初晴,路打滑得很。不远处瞅着是两个俊朗的年轻男子朝这儿走来,前头的那位更是英气勃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又落了两日的雪,百花院这一日依旧宾客满堂,金秀莲吩咐陈叔带着六顺铲了巷子里外的雪,又让他们在青石板路上铺上了些稻草,雪霁初晴,路打滑得很。不远处瞅着是两个俊朗的年轻男子朝这儿走来,前头的那位更是英气勃发,瞧着也就十八上下的年纪,金秀莲扯嘴一笑喊了声:“王拾!”

喊堂的叫王拾,个头不大,人却极机巧,看着刚落入门边的人影,快步迎上,谦恭地立着:“两位少爷,赶紧里头请,外头天寒,别冻着了”

待客入座后,王拾快速打量两人一番,一身本地衫,瞧着面生,可这英武的气度,浑身凛然的气质却也不敢有丝毫怠慢,王拾提了壶热茶,端了碟花生、百果摆上桌,弓着身子侧问:“两位爷,今儿是来打茶围还是…?”

只听身侧男子道:“金陵城曰百花院,百花院曰金波竹酒,听闻这酒芳气笼人,今特来一品。”王拾不露声色地看了看说话的男子,一身薄花色水纹对襟马褂,外面坠着一块精致的西洋怀表,话语从容,气度不凡,瞧着也不过与自个一般年纪:“这位少爷,百花院的金波竹酒是汲取上等高梁佐以沉香、檀香、郁香等多种名贵药材后,注入新鲜嫩竹经过叁年的自然酝酿而成,入口竹香四溢,余味悠长。”

男子问:“今儿可有?”。

王拾忙不迭应道:“少爷今儿赶巧了,昨日刚开封了一坛”

男子点了点头说:“上酒”

“给两位爷上金波竹酒”王拾提声。

待酒上桌,王拾思忖了片刻问:“自古美酒醉佳人,不妨由小的为两位少爷举荐下这处的一众佳色?”

男子啜了口翡翠杯中酒大赞:“好酒!”这酒竹香馥郁,醇和甘冽,王拾又为他斟满了一些。

男子举杯一叹,才说:“有花方酌酒,无月不登楼,若未有佳人相衬倒真是负了这好酒!”

“小的这就去安排”王拾立马欠了欠身退了出去。

“少爷,这…若让老夫人知道了,定是要受责罚的”另一侧着青蓝色长衫的男子满脸愁容。

“你可有见谁上窑子里来只晓围炉煮酒,听风望月的”男子举着杯中酒神色清淡,声色清冷,这酒色泽金黄,装在碧绿色的翡翠杯里,透出如琥珀一般的光泽,“不是嚷嚷要来见识下吗,既都来了,就让我穆炎煦好生唱一出沉醉温柔乡。”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歌姬款按银筝,歌声朗如珠玉,声动梁尘,穆炎煦仔细听辨了下,唱得是《平沙落雁》,他往杯里斟满酒,微啜一口,这甘甜的酒味里细细的品出了一丝微苦,不由敛额。

“少爷…”侍从陆敬奉看着穆炎煦渐渐暗淡的神色,刚到嘴边的话也咽了下去。

四周人流攒动,陆敬奉不禁更小心谨慎地提防着。

“喝个花酒都这么紧张”穆炎煦取笑陆敬奉一丝不苟的样子。

这儿莺莺燕燕,脂浓粉香,连甘醇的竹酒香都被冲淡了许多,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烦腻。

“我出去走走!”穆炎煦说。

“少爷”陆敬奉跟着也要起身,穆炎煦摆手,他无奈地坐下了,歌女低唱浅酌,他也啜了口杯中酒。

穆炎煦立在廊间,这处琼华方霁,寒风拂面,檐廊尽头的雕花月洞门内嵌着一处极其别致的庭院,瞧着倒是曲径通幽,错落有致的假山丛间冒出一株新芽,在这纯白的寒冬里显得尤为盎然,阶柳庭花,叠山理水,朝晖满地,他禁不住入内探去。

院里养着一池锦鲤,摇首摆尾,各个千姿百态,甚是有趣,不由得看了久些,穿堂风阵阵,冷是极冷,穆炎煦想这一会陆敬奉倒是沉住了气,不过也是该离开了。

待要快步离去,隐约听到阵阵细碎声。

穆炎煦立住,仔细听了听,是断断续续的低吟。

顺声探去,穿过曲桥,跨过雪丛,在庭院的后侧偏隅,竟有一处矮房,不同于其他几处粉墙瓦黛,这儿墙垣朽败,很难与这一片的暗香疏影连一处。

穆炎煦推门而入。

“谁…你…你是谁?你…你走…你走开!”堆满杂物的犄角,一个看着憨气的男孩哆哆嗦嗦护住身后。

穆炎煦没有理会,径直向前走了两步。

男孩吓得向外冲去,顾不得手里的碗碟“哐啷”落地,白粥碎碗片洒了一地,一片狼藉。他这才看清倚在墙角的单薄女孩,瞧不出一点生气,面上颈上一片猩红。

穆炎煦看着自己高高大大的身影缓缓现入女孩眼底,一双明眸粼粼若水,对着他哭喊:“爹爹,爹…带我回去…娘…救救我…”

穆炎煦只觉胸口一紧。

怔忡瞬间,一阵“踢踏”脚步声传来,穆炎煦想了想,还是立于一处。

领头的正是刚才的男孩,瞧着是搬来了一波救兵,指着他不停嘀咕着:“他…他…就是他”。

“哎哟!她怎么还在这,不是扔了嘛!”

一片诧异惊呼。

“陈叔,你捡回个憨头做儿子,还要藏个丫头给他做媳妇吗?”尖细的女声,毫不入耳。

“菱雁,住嘴”一声喝斥。

拥在一处的人,纷纷让开了道,满脸脂粉的老妈子从中走出,卖着笑说:“这位少爷,让您瞧笑话了,这处荒寂,赶紧回里头坐罢”

金陵千家公子谁不是百花院的座上宾,金秀莲瞧着他面生,可揣度着这身不凡的气度,满腹的疑惑就收敛了些。

也就片刻的功夫,穆炎煦觉得这老妈子把他通身都打量了一遍,不耐皱眉。

“她怎么了?”穆炎煦问。

“她父亲将她送来不足一周,便染此恶疾”金秀莲见他伸手探着她额头,忙制止:“这位少爷,仔细远着些吧”转而提了提声:“洪度,还不快领这位少爷回里坐”

洪度恭敬地做了个请的姿势。

穆炎煦不响,转身望见不远处陆敬奉满脸焦急地朝这处跑来,心底的火苗就像手心被轻噬的温度,愈之蹿高。

“少爷请!”洪度恭谦地说。

“这是一条人命!”穆炎煦沉声说道。

金秀莲打量了眼门外站着的人才说:“恕老妇眼拙,不知您是哪位府上的公子,但各处自有各处的规矩,若招惹个万一,老妇这贱命十条百条也不够抵的!”

穆炎煦未再多言,陆敬奉已候在门外,他看了看缩在一角毫不起眼的小女孩,低矮阴冷的屋内这么多人,都不在她眼中。

跨过门槛石,穆炎煦看了眼立在门外的陆敬奉,见他点头会意朝屋内走去,才抽步离开。

这一处雨井烟垣,鸡犬不闻,甚是荒寂,这会儿他才瞧得更清楚了些。

血红碧连天无色,邪风忽起陌路隔。天涯浪子无出处,一曲漂泊始踏歌。记得当年还收藏了一套《引风人》的正版书。这本小说以后,感觉(牧归夷)就慢慢在走下坡路了,有点怀念当年那个号称年薪百万的网络写手。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