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贤者之国》女生有贤者时间嘛 XXOO 贤者之国忠犬攻
《贤者之国》女生有贤者时间嘛 XXOO 贤者之国忠犬攻

贤者之国 噬心尘 著

朱一贵,王叔文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6-24 17:06:31
独家创作《贤者之国》是噬心尘撰写的一本历史类新篇,情节中的主线人物是朱一贵,王叔文,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无懈可击,比较不错。主要讲的是:出了后山基地,往回走的路上,师兄王叔文回想起刚才的片段,莞尔道:“你刚才和张铁说了什么,我感觉得出来,他很害怕。”朱一贵神秘一笑,道:“秘密。”对于朱一贵来说,张铁怕老婆的秘密,仅限于他这个顶头上司知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出了后山基地,往回走的路上,师兄王叔文回想起刚才的片段,莞尔道:“你刚才和张铁说了什么,我感觉得出来,他很害怕。”

朱一贵神秘一笑,道:“秘密。”

对于朱一贵来说,张铁怕老婆的秘密,仅限于他这个顶头上司知道就好,说多了反而是揭人的短,让他日后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

所以他不仅不能说,还要尽可能的在这事上维护张铁,把他的惧内夸成是男人的‘美德’。他可不想因小失大,凭白折了张铁这员干将。

说得直白点,抛去张铁自身的能力和忠诚不说,他的身后还有着一个更有才华的设计师老婆,和疑似天才儿童的儿子,他朱一贵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

王叔文洒然一笑,道:“你我还能不了解,要么不出手,像狼一样坚忍待机。要么一出手,就一招制敌,抓住对方要害。我估摸着你是抓住了张铁的痛处,让他只能乖乖地听话。”

朱一贵被师兄说得有点不好意思,自我揶揄道:“我在你眼里就剩下这么一个‘光辉’形象了,这话怎么听怎么像是在讽刺。”

王叔文一本正经道:“这不是讽刺,这是夸赞。手腕、计谋本身并没有好坏,就像是一柄神兵,可以用来杀人,也可以用来救人,就看这柄剑握在谁手里。”

朱一贵附和道:“君子器剑,小人配剑,我接受你的称赞,用来时时警惕自己。”

王叔文见朱一贵一副谦虚受教的样子,更是感慨万千:“论读书之勤,也许你不如我。可要论气量、仁术、智谋,我不如你远矣!”

朱一贵戏言道:“你这是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王叔文真诚道:“我是有感而发。”

朱一贵戏谑道:“真的一无所求?”

在朱一贵的凝视下,王叔文仿佛是被剥光了的美人,该让人看的,不该让人看的心思,都被人给看到了,一时间有些尴尬不已。

朱一贵倒也没有继续紧逼,反而岔开话题道:“没想到我一段时间没来基地,基地内都有人开始不务正业了。把蒸汽机这个根本丢了,去搞什么舰炮。这还只是冰山一角,我没看到的地方,不知有多少人像蓝黛一样不务正业,是该到了好好整顿,收拾人心的时候了。”

听了朱一贵的牢骚,王叔文反而劝道:“我看这未必是不务正业,这强扭的瓜不甜,与其强加于人,不如因势利导。”

朱一贵不解道:“为何这么说?”

王叔文笑道:“你是身在局中而不自知,你可知移民心中,对什么最是渴望。”

朱一贵思索了一会儿,不是很肯定地回答道:“是不是在南洋扎下根,挣得安身立命的财富?”

王叔文没有回答,反而再次问道:“你可知道最近一段时间,在西岛移民中什么最火?”

朱一贵苦思不得,王叔文见状哭笑不得道:“我这个远在兰芳岛的人都有所耳闻,你这天天呆在西岛的人,总不会不曾听过吧。”

朱一贵催促道:“你就直接说答案,我这半年多来一直在忙于西岛大小事物,哪儿来得及关注这些细枝末节。”

王叔文一副服气的样子,没好气道:“这你都不知道,是开设在西岛的望北楼。”

朱一贵听都没听过,直白地问师兄王叔文道:“望北楼?是做什么的,为何在移民中很火?”

王叔文道:“望北,望北,自然是北望家乡。那望北楼的主打招牌就是闽菜与广菜,在那里移民们能吃到家乡的味道,回忆起家乡的美好。”

家是一个多么温暖的词,不管千里之隔,还是万里之遥,每每忆起家,总会有那么一种温暖,让人忘记伤痛,忘记寒冷,忘记世间的无情。

当暖暖的细流,从朱一贵的心田涌起,到了嘴边,却又化为无情之语:“我身安处即为家,他们所北望的那个家乡,不过是他们的伤心之地。在那里,他们穷过,苦过,累过,恨过,伤过。那里就是他们的伤心之地,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又有什么好留恋的。”

对于朱一贵来说,他宁可悄悄地落泪,也不愿让人见到软弱的一面。

王叔文感叹道:“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家再不好,那也是家。

那里是生养他们的地方,那里有他们熟悉的土地,那里遗留着他们先辈的教诲,那里埋着他们一代又一代的先人。

那里是他们的根,是他们的魂,是他们一生都无法割舍地方。

对于士人来说,也许义是他们的信仰。可对于普普通通、勤勤恳恳的华人来说,家才是他们的信仰,灵魂安歇的地方。”

朱一贵沉默良久,道:“也就是说不管我愿意还是不愿意,我都会被这种意愿与留恋驱使着,重新踏足那片土地。”

王叔文点头道:“驾着战船,持着火枪,操着大炮,带着毁灭,也带着希望重新踏足那片土地,就是你的宿命,也是我们的宿命。”

朱一贵倔强道:“我从来不信命,我只会把命牢牢攥在我的手心。”

王叔文道:“命即心,一个又一个心汇聚在一起,那就是命运。它既是缥缈的,又是现实的。

当你带着他们接触了工业的力量,当你让他们学会了操持武器,掌握自己命运的时候,你的命运就注定了。

你将无可改变,无处可逃,只因他们不许。”

朱一贵对此不置可否道:“你的意思是我作茧自缚。”

“你知道溺水之人是不会放弃任何一根救命稻草的,他们就是那么一群人。

是的,他们吃过这个世界能吃过的苦,受过这个世界能受的罪,直到他们遇到了你。

你让他们摆脱了苦难,让他们能够自立,教会了他们如何自强,理所当然的他们也跟在你后面学会了如何掌握命运。

因为你就是他们最好的榜样,最直观的导师。他们在崇拜你,他们也在模仿你。”

王叔文没有回答,反而说起了自己的直觉,那种见过西岛与众不同的人文后最直观的感受。

“吃过苦受过难的人,哪怕他现在身处幸福之中,本能还是会驱使他们为将来可能遭遇的不幸做准备。就像动物为过冬储备粮食,人为将来可能的困境存下积蓄。

你不觉得蓝黛是在危机本能的驱使下,做着未雨绸缪的事。也许你还会说,她这是在不务正业。

可是孩子的世界是单纯的,黑和白是清晰分明的,他是随着你们从九州一路下南洋的。其中历经的艰辛与磨难,早就已经深深融入他的骨子里。所以他看似顽劣的行为,未尝不是这种本能最直观的体现。”

师兄的话,让朱一贵陷入沉默。过了良久,他方才叹息道:“也许,他们是对的。”

说实话,这本小说《贤者之国》我不大看得进去,但是完本感言,我却读得很有点感触,我发现很多历史小说,桥段太老了,但他的完本感言却让我很有共鸣,回到《贤者之国》,作者(噬心尘)说写这本书的初期,抑郁,对人生前途迷茫,于是他想改变自己,他虚拟出了一个他想成为的自己,而且不断的与那个自己重叠对话,这种试图通过心理暗示改变自己的体验,我尝试过,当然我失败了,至今有些东西没有走出来,也只能这样了,小说有完结的一天,就像人总要走完一段路,再走另一段,虽然还是有不少遗憾,遗憾自己不够努力。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