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本港风情画》本港风情画棉花糖 耽美狼 本港风情画小说完结版
《本港风情画》本港风情画棉花糖 耽美狼 本港风情画小说完结版

本港风情画 凋零树 著

陈维云,宝仔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7-30 17:11:24
有很多粉丝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本港风情画》的故事,是作者凋零树所编写的都市网络创作,网络创作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感觉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良叔,我能有这个栖身之所也全是因为宝仔。”陈维云拿出晚辈应有的态度,另一只手扶住他的手臂,动容的说:“我把宝仔当细佬看,假如我有这个荣幸,你也可以把我当子侄,眼下家里出了事,咱们都不要客气,阿成的事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良叔,我能有这个栖身之所也全是因为宝仔。”陈维云拿出晚辈应有的态度,另一只手扶住他的手臂,动容的说:

“我把宝仔当细佬看,假如我有这个荣幸,你也可以把我当子侄,眼下家里出了事,咱们都不要客气,阿成的事情解决怎么样了?”

“阿成?哎!”陈家良哀叹一声,“我告诫过他许多次,不让他好勇斗狠,他偏不听,现在惹出这么大的祸,真不知该怎么收场。”他逐渐显露隐忍的怒火,

“那晚他与五个烂仔打斗,耽误了接宝仔不说,还连累他老妈几乎丧命,昨天我们一直呆在差馆接受审讯,虽然有证据证明他是正当防卫,可是差佬调查了这件冲突的起因,查出来他的社团身份,把多个罪名摁到他头上,其中有两项已经进入公诉程序,‘以三和会社团成员身份行事罪’、‘藏有攻击性武器罪’,假如罪名成立,至少监禁三年,到时上法庭,万一法官不认可他是正当防卫,他会住半辈子监。”

“暂时没有。”陈家良摇头,“我准备去找法援署。”

本港设立有法律援助署,针对欠缺经济能力的嫌疑人,港府会派遣一名律师无偿辩护,但便宜没好货,因为不存在利益相关,法援署的人一般没有私人律师事务所的精英上心。

陈家良不多谈这个话题,他把陈维云拉到沙发上,坐下来,拍着他的手背说:

“阿云,这件事我有能力解决,你不要因此烦心,你现在要考虑的是如何拿到身份证,找到稳定的工作。”

陈家良用一句话暴露了他的好心肠,又用一件事,成功赢得陈维云的好感。

“我清晨被差佬释放,阿樰去接的我,我听他讲,你委托他帮忙搞假证,我没有让他跟着,回到沙田后,我专程去找了我老板陆生,已经和他谈妥当,大约一个月后,陆老板会替你搞定工作签证。

到时你要重新偷渡回去,从你老家申请到港务工,过来后可以办理临时身份证,干满七年你就能永久定居,虽然过程有些慢,但你不用再打黑工,这些表单需要你填写,主要是大陆方面的资料。”

陈维云被感动了一下,陈家良的长子正呆在监牢里,这么重要的事情撇一边儿不管,却先照顾他,显而易见,这一个知恩图报的厚道老人。

“良叔,据我所知你与你老板并没有亲属关系,你老板应该不会平白帮忙,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付出了什么代价?”陈维云问的很直白。

“无非是花钱啦,陆老板的玩具工厂里有几个特殊职位,需求的人才需要从海外招募,并在港府入境处备了案,咱们花钱买他的雇佣名额。”陈家良并不隐瞒,

“阿云,你把宝仔领回家,我理应酬谢你,帮助你落籍是我的分内事,你不用觉得过意不去,你快把资料填一填,一个月后我保证你能合法留港。”

陈维云咂咂嘴巴,这么美的事情偏偏有缺陷,搞的他很不爽。

“良叔,这个表单我没法填。”

“能告诉我原因吗?”陈家良耐心询问。

“我在大陆没有户籍,大陆的派出所里没有我的档案履历!”陈维云决定实话实说,他考虑了一遍,无论他编什么样的谎言,都有破绽,他觉得还是诚实一点好。

“你是黑户?”陈家良怔了一下,忙说:

“黑户也无关系,只要你出生在大陆,国家必须给你国籍给你户口,山村里大把山民都是黑户,户口本都未见过,但国家能不认他们?再说现在大陆改革开放,一门心思招商引资,咱们拿着钱回去,事情很容易解决,你让你家人陪着,去派出所开个证明,户口本可以轻松办下来。”

“家人?我是孤儿,没有家人。”陈维云顺着说,“良叔,我做你家人得不得?咱们一块回大陆,你替我证明身份,钱你不用担心,我有能力解决。”

“你是孤儿,孤儿也得有孤儿院吧?”陈家良顿了顿,又皱眉说,“宝仔是偷渡来港,我家触犯了侨民政策,回去是要被抓的。”

确实是这样,但陈维云不死心,继续提建议,“宝仔不是有姨父吗,我可以落户到姨父家里。”

他来自几十年后,老爸老***岁数比他都小,目前还没有结婚,他只会秘密关注,暂时不与家人接触。

陈家良一听有点为难,他愿意帮忙,但是以什么身份落户呢?

他沉思一会儿,忽然拍了下大腿,

“有了,宝仔他大姨的儿子小时候走丢,至今没有找回来,你以她儿子的身份去派出所开证明,她家住在花县狮岭乡下,全村都是一个姓,你回去后给祖辈们磕个头送个礼,他们都会帮忙的。”

“我再建个厂!”陈维云语调夸张的补充。

“建厂就不必了,咱们没有那么多钱!”陈家良没有笑,神色严肃的说:

“这次阿成惹了大祸,被他斩伤的五个烂仔都在医院里,万一他官司打输,医药费肯定咱们出,我准备把房子卖掉,早上阿樰去接我,我和他商量了这件事,他家住在钻石山上的屋村里,最迟下个月咱们要搬过去,不过你放心,我会专门给你租一个大一点的单间,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陈维云抬头看看客厅,“据我所知,居屋不好出售吧,需要先给港府补上地价差额才行。”

“只要想卖,办法多多啦!”陈家良面露苦涩,这房子是二手房,新房房主是他老板的朋友,去年移民去了加拿大,名下的所有房产全部出售,这套房子已经给港府缴纳过差价,他是以商品房的价格买下来。

虽然去年下半年本港房价爆跌,却依旧花了他二十几万,他为了搞一套自己的房子,好给大儿子结婚,借钱都借到了马来的堂兄家里,他欠了巨额外债,却又爱面子,回大陆探亲不敢说实话,对亲戚们讲是审核下来的。

陈维云不清楚内幕,他也不想打破砂锅问到底,取来旅行包,把昨天赚的钱拿出来七万,摆在了茶几上。

“这不行,这绝对不行!”陈家良把头摇的像是拨浪鼓,口气坚决的说,“我宁愿卖房子,阿云,我也绝不能用你的钱!”

上一个人情还没有偿还,他怎么可以再欠下一个?还要不要老脸了?

“可是没有这笔钱,你办不成任何事!”陈维云的食指敲在港钞上,平静向他陈述目前的处境,

“这两天我看了很多报纸,新闻上说香江的房价已经跌破天,居屋能值几多钱?最多换十万块!但是几十万香江人都在等着移民,大把豪宅待售,谁会买小型居屋?良叔,即使你把房子卖出去,肯定也是几个月后,那时阿成已经判了刑进了监,救不到急的!”

陈家良木然着无言以对。

“还有一个问题!”陈维云继续讲:“我问过阿樰,钻石山上的屋村经常停电,也没有自来水,需要他一担担从山下挑,生活极不便利,再说暑期马上要来,到时香江就是一座大蒸笼,没有冷气机,晚上睡觉完全是受罪!良叔,假如你执意卖房子搬家,那我不会跟着你,我宁愿一个人住酒店。”

陈家良只顾摇头,说什么也不收。

一旁久未出声的陈宝仔忽然嘟囔一句,“老豆,阿云哥给你钱,你收啰,他又不是外人,马上就变成了我表哥啦!”

“这句话讲得好!”陈维云拍拍他的头,“从现在开始改口,再叫一声!”

“表哥!”

陈家良见两人嘻嘻哈哈打闹,不再纠结,理智战胜了他的原则,他从公文包里取出纸笔,工整写下一张欠条,又摁上手印,

“阿云,这笔钱算我借你的,我在工厂做美工设计,月薪四千五百块,阿成做搬运也有三千块的收入,如果让宝仔辍学务工,我们父子三个共同赚钱,省吃俭用的话,差不多一年就能还清这笔债,等阿成的官司了结,我会按月还款!假如这期间你缺钱的话,那么我直接把房子过户给你。”

陈维云把欠条收下,先让他安心,然后提了一个条件,“其它都好说,唯独宝仔不能辍学,你必须供他去读书,我的债务你什么时候还都无问题,我不会催你的。”

七万块都没有这句话更能赢得陈家良的心,陈维云对小儿子的关照让他莫名感动,脸上露出两天来的第一次笑容,朝小儿子摆摆手,

“宝仔,你老妈在橱柜里藏了一罐英德红茶,压在腊肠底下,去找出来,给你阿云哥泡上。”

“嗳!”陈宝仔屁颠颠去泡茶。

(本书的重点是娱乐,很快会进入电影情节,求大家把书收藏起来,投几张推荐票,拜托了。)

算是都市流小说中较有水准的一部,对我们80、90后经历的一些童年刻画的还是比较真实,少男少女之间的初恋也写得不违和,不过高中时期与语文老师的师生恋我觉得发展的不太自然,主角(陈维云,宝仔)动不动就有点精虫上脑。另外有些人说这本书整体基调比较文青,我觉得文青并没有什么不好,但是文青不能太过矫情,作者(凋零树)最大的问题就是文青中影响主线的一些没必要的情节和心理活动描述太多。不过总体来说,这本书还是有值得一看的地方。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