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陆其的店》陆彦廷 妖孽受 陆其的店玻璃
《陆其的店》陆彦廷 妖孽受 陆其的店玻璃

陆其的店 麻花依呀 著

李霖,夏青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10-10 17:07:03
麻花依呀经典创作《陆其的店》由麻花依呀原创的耽美小说风格的小说,主角李霖,夏青,主线精彩,非常值得追。精彩片段预览:村里头来了个外人,黄花村的村民也纷纷出来看热闹。黄父支支吾吾说不出他要去哪里,要跟着李霖的意思很明显。“大婶,你知道余仲良家在哪吗?”李霖寻了个看热闹的大婶问。“啊?你们要找余仲良家?”大婶嗓门极大,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村里头来了个外人,黄花村的村民也纷纷出来看热闹。

黄父支支吾吾说不出他要去哪里,要跟着李霖的意思很明显。

“大婶,你知道余仲良家在哪吗?”李霖寻了个看热闹的大婶问。

“啊?你们要找余仲良家?”大婶嗓门极大,说了两声,所有人都听到了。

李霖点点头。

大婶指着老远一小平房,说:“就那里。”

李霖谢过大婶,拿着行李往那小平房走去。

没看见他转身的时候,所有村民脸上都露出了怪异的表情。

黄父大大咧咧地跟在李霖身后,他走之前瞥到了村民的表情,但是好像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余仲良家是一处非常简陋的小平房,李霖看着参差不齐的瓦片,非常怀疑下雨天会漏水。

但是小平房外面种了好些蔬菜,被打理的井井有条。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妇人端着一盆水,走了出来,看到李霖,她先是一愣,然后不确定地问:“小霖?”

“院长妈妈。”

这一称呼是小的时候李霖叫的,长大了之后就很少叫了。

听到这一熟悉的称呼,夏青也是红了眼眶。

她放下盛满水的盆,将手在衣角上反复擦了几遍。

李霖走过去,抱住了她,夏青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就跟小时候一样。

“院长现在还好吗?”李霖放开夏青,问道。

夏青笑容僵硬了起来,犹豫着说:“不是很好。”

院长得了海默茨综合征,也就是常说的老年痴呆症。每天夫人就只能把他留在房间里,生怕让他出来,一个转身就找不到了。

李霖沉默地点点头,推开门走进了院长的房间,房间很小,但是整齐叠放的衣服和收拾好的被褥都显示它们被院长夫人打理的很好。

院长的头发已经全白了,弯曲地搭在头上,脸上也爬满了皱纹,两双眼睛已经浑浊不堪,看到有人进来,余仲良慢悠悠地开口:“你是谁呀?”

李霖眼泪蕴在眼中,哽声道:“是我,小霖,你还记得吗?”

余仲良低下头,像是在回想,半天他才抬起头:“我记得,小霖啊,你边上的小孩是你儿子吗?”

李霖还激动院长记得自己,冷不丁被他后面的话吓住了。

哪来的小孩?

李霖往自己边上看去,一个全身蜡黄,又穿着黄衣黄裤的小孩正咧着黄牙朝他笑。

这小孩分明就是黄父的缩小版,李霖想不往他身上想都不行。

他尝试着对他做了个口型,黄父?

小孩笑着朝他点点头。

李霖:“......”

这边院长还等着他,见他不回答又问了一遍。

李霖默默地看一眼黄父,承认了这是自己的便宜儿子。

“真好,真好......”院长说到一半突然停住了,梗着脖子瞪着眼,问:“你是谁?”

李霖一愣,随即想到院长的病,心下了然。

“我是小霖。”

院长又做回想状,过了一两分钟,哈哈哈大笑起来:“我记得,小霖是你啊。”

李霖还没笑起来,又听见他问:“你边上的是谁呀,女朋友?”

李霖想黄父不是变成一个小孩了吗,转眼一看,边上已经变成了一个黄姑娘。

编着两条粗大麻花,黄得跟朵菊花一样的姑娘,一手扭捏地绕着一条大花辫打着圈,见李霖看过来,朝他抛了个媚眼,露出一嘴黄牙。

李霖:“......”

“不是女朋友,就是普通朋友。”李霖很想说他根本不认识这货。

院长不知道从哪里掏出老花镜,戴在了眼睛上,还是一条眼镜腿缺了半截的。

他细细地打量了一番黄父变成的姑娘,点头,苦口婆心地跟李霖说:“这姑娘长得好啊,你要好好把握啊。”

李霖也不知道院长是从哪里看出来好的,瞥过黄父一嘴难看的黄牙,李霖还是点头,表示他已经知道了。

“好好好......”然后院长又跟刚开始一样倒带重来。

院长:“你是谁啊?”

李霖叹了口气:“我是小霖。”

院长:那只小鸟是你的吗?”

李霖面无表情地看着黄色的小鸟满屋子乱飞,点了头。

黄父鸟飞到了院长的肩膀上,院长扭着脖子去看他,就见那只鸟朝他露出了一嘴黄牙。

院长喃喃自语:“我怎么看见鸟长牙了?”

黄父飞到李霖边上的时候,李霖眼疾手快地将他抓在手里,匆匆地跟院长说了句:“我先出去一趟。”

院长还在纳闷为什么鸟会长黄牙,根本没有理他。

黄父不满地用喙啄李霖的手,李霖将他带到一处没有人的地方。

还没等松开手,黄父已经变成了黄色的烟雾。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要跟着我?”李霖看着天上黄色的烟雾像活物一样上下翻涌。

烟雾飞快地落到地上,化成一个人形,黄父先是狠狠地显摆了一番自己,然后说:“我是黄父,我没有跟着你。”

李霖:“......”

在黄父再三保证下,李霖深吸了一口气,不管他。

夏青收拾好隔壁房间出来,正好看到李霖。

“你跟他聊好了?”

李霖这才发现,夏青在一旁看着他。

“聊了一会。”虽然是鸡同鸭讲,一点价值也没有。

夏青叹了口气,安慰他说:“他就是这样的,有时候连我也认不出来。”

夏青见李霖情绪不好,以为余仲良又没有认出人,伤了孩子的心。

李霖反手握住夏青的手,朝他笑笑:“没事,院长他认出我了。”

“他认出你了?”夏青显得很惊讶。

李霖点点头,拉着夏青坐下,他很想知道为什么两人会回来,这段时间又是怎么过下去的,老院长又怎么会变成这副样子。

“余哥呢?”李霖突然记起院长和夫人有一个儿子余光,小时候可皮了,是孤儿院里的孩子王。

现在院长和夫人两人过成这个样子,为什么不见他?

李霖的问题勾起了夏清的一片伤心事,她控住不住地流下泪来,缓缓将事情说出来。

“三年前,老余想要回老家扫墓,但是又因为孤儿院的事情抽不开身,就让阿光去了。”夏清停顿了一下,泪水就跟断了线的珍珠落下来。

“可是没想到,阿光这一去就没回来,过了两个月,警察也没找到他,老余觉得是自己的错,要不是他决意让阿光去,阿光也不会失踪。”

“那段时间,孤儿院也出了事情,原本投资孤儿院的老板突然入狱,老余和我投进去半生的积蓄,但还是杯水车薪,只能关了孤儿院,处理好剩下的孩子,老余说要回老家,在这里等阿光回来,没想到阿光还没有回来,他自己就先倒下了......”

李霖没想到这中间发生了这么多事,尤其是余光失踪的事情,对院长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因为余光顽皮,院长没少抽他,但是余光天资聪颖,什么事情学一遍就会,院长什么都没说,但是脸上骄傲的表情是骗不了人的。

“那现在,余光哥找到了吗?”

夏清闭上眼,缓缓地摇了摇头。

两人就这么一直沉默地坐着,好半天,夏清才擦去脸上的眼泪,对李霖笑着说:“不说了,你今天就好好呆在这里,晚上尝尝我的手艺。”

“好。”小时候孤儿院的饭菜就是夏清做的,那是绝对的美味。“我来帮你。”

想去帮忙的李霖最终还是被夏清赶出了厨房。

李霖站在院前,看着黄父在挖菜园的泥巴,突然问道:“为什么院长能看见你,但是......”

夏清是看不见黄父的,刚才跟李霖说话的时候,黄父就在他边上闹腾。

可是没道理夏清看不见黄父,但是余仲良看得见黄父。

黄父听见李霖问他,泥巴也不挖了,屁颠屁颠地过来。

“阴人才看得见我,普通人看不见我。但是你......”黄父很奇怪,李霖明明就是一个普通人,但是为什么能看见他。

“阴人是什么?”李霖皱着眉看他。

黄父跳脚:“阴人就是阴人,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人。”

阴人阴气重,常常能预见鬼魂。

“你是鬼?”李霖看着黄父喊道。

“是啊。”黄父依旧嬉皮笑脸,没有作为鬼的半分气质。

那么这一来就说的通,李霖思忖着。

黄父突然没有由头地来了句,“这个地方不对劲。”

李霖吓了一跳,连忙问他:“什么不对劲?”

黄父支吾了半天,也说不出来,只是含糊地说了句:“人不对劲。”

李霖想到今天那群看热闹的村民,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硬要挑出错来,就是挺没有人情味的,院长他们过得那么苦,也没见村民来帮帮忙,修缮一下屋顶。

李霖盯着小平房的屋顶看了半天,夏清一个女人根本没有办法,院长又生了病,于是他决定上去给他们修补屋顶。

夏清听了他的话,炒菜的手听了听,也不阻拦,说了好几声当心。

李霖一边走出去,一边连连答应着。

这本《陆其的店》算不上是一本好的耽美小说小说,情节拖沓,人物性格转变矛盾,但是在很大程度上折射出了这个时代很多中国普通人的欲望。窃认为,现在网文要想达到“文以载道”是不太可能的,但是“文以载时"确是不难的,麻花依呀这本书,我觉得,当之“文以载时"绝不为过。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里,很多人包括我,看这本书会觉得很爽,但是然后呢?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