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翠禽小小》武汉翠小小 大结局 翠禽小小GC
《翠禽小小》武汉翠小小 大结局 翠禽小小GC

翠禽小小 囫囵吞鱼 著

纳赤朵,海清王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11-29 20:10:18
优质新书《翠禽小小》是囫囵吞鱼最新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故事,主人翁纳赤朵,海清王,精彩情节试读:事关重大,且木已成舟不容有失,高臻为大局吃了司徒令仪一记阴脚。而这纳赤朵大庭广众之下指责丰朝的待客之道,可不正正触了高臻的逆鳞。被胥方使臣瞪了眼,脑子被酒泡过的纳赤朵迟迟反应过来,他方才好像说错了话。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事关重大,且木已成舟不容有失,高臻为大局吃了司徒令仪一记阴脚。而这纳赤朵大庭广众之下指责丰朝的待客之道,可不正正触了高臻的逆鳞。

被胥方使臣瞪了眼,脑子被酒泡过的纳赤朵迟迟反应过来,他方才好像说错了话。旋即抛之脑后,管他的,他的神灵使者都死了。昂着脖子,不愿与高臻示弱。

殿中的气氛一时凝滞,司徒令仪不好再作壁上观,出来打圆场,“陛下,海清王地位非凡,掠古使臣是一时情急才说错了话,我丰朝为一方大国,且作东道主,有容四海之胸襟,怎会计较些细枝末节,不足道的小事。”

反着说高臻气量小,不容人。

卫翕不着痕迹偷偷打量了高大人的脸色,有点僵,只怕他心里正恼火着。喜怒形于色,这位大人真如传言般,丝毫不加以掩饰自己的情绪。

这很教人放心不是吗。

“司徒卿家说的是。”顺安帝有些乏了,这掠古的纳赤朵闹了半天也未说到正题上去,“绥阳,你且说说。”

卫翕从头,娓娓道来,“回陛下,绥阳在宴席上喝了些许酒,胸口发闷,便带着侍女出了岁丰殿,沿着宫道一直走到了珍禽园。当时在园外见宫门大敞,却无人在守,心觉有异便进到珍禽园。

一路寂静无人,快至鹰舍时听见些不同寻常的动静。然后臣女眼睁睁见着鹰舍里冒出一簇火光燃了起来。那管事太监痴痴傻傻像是被什么附身,嘴里念念有词,一个劲儿伏地磕头……”

卫翕顿了顿,看了眼身旁的纳赤朵,“就像刚才掠古使臣那般。”

“眼见着火势大起来,臣女赶紧叫人救火,羽林卫方至,鹰舍上方陡生意象。珍禽园所豢养的鸟雀皆破笼而出,于鹰舍上空盘旋,口生啼鸣,久久不去。

绥阳句句属实,鹰舍祥瑞之象羽林众将亲眼所见。”说完,卫翕拜伏在地。

“荒谬,哪里是祥瑞之兆,海清王烈火焚身,分明是万鸟同悲!”纳赤朵怒不可遏,说到这份上,丰朝人还在狡辩。

卫翕目不斜视,对着上位的顺安帝拱手,遂侧身,“绥阳斗胆,敢问一句,贵国图腾可是朱鸟?”

朱鸟只是丰朝的称呼,照掠古文献记载,朱鸟名叫夺古剌隹,是一头状似朱雀,口衔毒蛇,翅如火焰的凶兽。

纳赤朵鼻孔冲了口气,“是又如何?”

“若我没记错,贵国以火为尊。恕绥阳冒犯,贵国人死后不入土,将尸身放进蛇缸封住缸口,待七日后,以蟒蛇皮为底,用桧木搭建祭台,蛇缸置于祭台上,后纵火一起焚烧,受族人祭拜。意为纪念夺古剌隹当年猛斗毒蛇,救掠古先民于危难,于烈火中永生。”

夺古剌隹是初代神灵使者的形象,掠古以它作图腾,意喻神灵降世,护佑掠古万民。

纳赤朵瞪大了眼,嘴唇微张,想呵斥卫翕闭嘴,又不知该如何说出口,憋了半天蹦出个,“你……”

掠古人忌死向生,不能在人前谈论死亡。

“海清王有万鸟啼鸣相送,于烈火中永生,难道不是得了神灵的召唤?”卫翕言辞切切。

纳赤朵忽觉自己笨嘴拙舌,居然找不到能驳斥卫翕观点的说辞,“可是……可是神灵使者每十年才……”

此时再提及神灵使者的十年交替,纳赤朵言语犹显苍白,失了叫嚣底气。

卫翕莞尔一笑,眉眼弯弯,“使臣说的也不无道理……”话锋陡转,“依照使臣的意思,海清王是破了神灵定下的规矩,提前归天。神灵必然发怒,降罪人间……”

双眼牢牢抓住纳赤朵,“海清王为你掠古的神灵使者,自是翱翔掠古蓝天,护佑你掠古百姓……使臣可曾想过,缘何海清王才被使臣你献予我丰朝,当晚便自焚归天。这,算不算得是神灵的某种警示?”

不满你国未经上天允许,自作主张将神灵使者送至他国的警示。

大殿里寂静无声,只听她一人侃侃而谈。纳赤朵双耳轰鸣,脸上惊骇,双手撑地,按在地面上的手指节发白,卫翕一字一句如泰山压顶,压在他背上令直不起腰。

卫翕眼带悲悯松了神色,安抚纳赤朵道,“要我说,此番使臣拜访我丰朝,对两国百姓都是好事。神灵庇护掠古,当然不会怪罪。”

正过身子,向顺安帝禀道,“所以,绥阳斗胆推测,以为,海清王是完成了自身使命被神灵提前召唤,烈火永生。”

卫翕之言得殿中大臣们应和,顺安帝捏着惠婕妤的柔荑,“绥阳乃我丰朝郡主,关于掠古神灵使者之言作不得数,纳赤朵,你自己以为呢?”轻巧将问题抛给了纳赤朵。

他该做个选择,是依了卫翕的说法,海清王得神灵召唤归天,大家相安无事。还是坚持己见,跟丰朝讨要说法,这样便要认下掠古触怒神灵的罪名。

“臣……臣以为,海清王得神灵感召,烈火永生。”纳赤朵话说出口,自己也松了口气。

纳赤朵的选择,卫翕早已预料。掠古人敬重神灵,也畏惧神灵,不能亵渎半点。

“绥阳是丰朝人,不懂掠古之俗节,若有甚言辞不妥之处,望使臣海涵。”卫翕跟纳赤朵赔罪。

“郡主博学,纳赤朵佩服。”

要不是咬牙切齿的语气,卫翕还真信了。

“哪里哪里,不过闲来无事,多看了几本孤本野集。”

掠古忌死,死之一切不容宣之于口。关于掠古丧葬习俗,卫翕是从一本无名游记里瞧来的,不过不是在现实,而是在梦里。

顺安帝乏了,搂着惠婕妤起驾回宫,一场接风宴席散场。才出宫门,一小厮提灯拦下卫翕等人。

“何人?”玉心挡在卫翕身前,一脸防备。

卫翕推开玉心,“可是商大人门下?”方才在殿中,她见商相公神色有异,走时还看了她一眼,她还以为,是自己眼花看错了。

小厮垂首,“是,老爷说,鹰王的尸身会处理妥当,郡主不必忧心。”

他知道!

在古代言情类小说中完全可以算是不错的了,很多人无脑喷只是因为作者(囫囵吞鱼)上本书太监。说实话,网络作者写的小说中太监率大于完本率实在太常见了。至于某些人喷主角(纳赤朵,海清王)的肤色,主角(纳赤朵,海清王)是华裔和非裔的混血,这还不算纯种黑人呢,那么多古代言情白人主角的小说你们看得津津有味,黑人主角就不能看?还不是骨子里认为“白贵黑贱”,或者有些人还真把自己代入成小说主角了?在虚构的小说中寻找真实感,都是脑子有病。。。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