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长官不可以》恶魔长官,不可以 小说 作者是郁菲的小说 长官不可以豪门小说
《长官不可以》恶魔长官,不可以 小说 作者是郁菲的小说 长官不可以豪门小说

长官不可以 郁菲 著

温夕瑶,孤儿 互联网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12-31 15:02:28
主要角色叫温夕瑶,孤儿的故事是《长官不可以》,它是作者郁菲墨下的一本豪门网络小说,主要讲的是:经过刚才的交锋,两人暂时打为平手。车内空气一下凝结起来,谁也不愿意理谁。将近一个小时后,汽车驶入一片繁华宁静的小区。司徒北在专用车位上停好车,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抬头那一刹那,他从后视镜里看到后座那个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经过刚才的交锋,两人暂时打为平手。车内空气一下凝结起来,谁也不愿意理谁。将近一个小时后,汽车驶入一片繁华宁静的小区。

司徒北在专用车位上停好车,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抬头那一刹那,他从后视镜里看到后座那个女人,已然蜷缩在后座上睡着了。

依然是充满戒备的姿势,缩成小小一团,看起来格外可怜。司徒北略显凌厉的目光渐渐柔软下来,他坐了一会儿,见她没有醒转的迹象,这才下车。

绕到后座门边,他拉开门,探进身体,将她抱了起来。倏然腾空的感觉让她惊了一下,她伸手抓住他的衣领,在他宽阔的肩膀上寻了一个舒适的姿势,再度睡沉了。

司徒北低头看着她,真是个奇怪的女人!醒着时像只浑身长满刺的刺猬,睡着了又像一只温顺的猫。他将她抱紧了一点,踢上车门,转身往大楼里走去。

坐电梯到了顶层,司徒北拿钥匙开门,将她抱进客房,轻轻放在床上。谁知沉睡的温夕瑶就床一滚,就滚到离他远远的床边去了,若不是她微微打着鼾,司徒北就要以为她是清醒的。

他啼笑皆非,连睡梦中都这么防备他,又如何能安然入睡?

司徒北坐在床边,静静地凝视她的睡脸,思绪渐渐拉回了13年前。那年,在温夕瑶母亲的葬礼上,他远远的见过她一面。那时她披麻戴孝,安静地跪在垫子上,对来参加葬礼的亲朋好友鞠躬感谢。单薄的身躯,承载的却是亲人离去的悲伤。他一度担心,她瘦弱的身子会支撑不住,然而她始终很坚强。

当时她穿着一件灰扑扑的衣服,衣服太大,从肩膀上垮下来,鬓边插着一朵小白花,显得那张素净的脸更加苍白,像极了一只小土馒头。

很奇怪,仅那么一眼,他记住了她。

今晚,黑灯瞎火里,她从楼上匆匆跑下来,撞开了他尘封的记忆。他会对她伸出援手,并非他心善,而是他认出了她。

司徒北坐了一会儿,他刚走,温夕瑶就睁开了眼睛,她扯过棉被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这才觉得踏实了一点。刚才他一抱她,她就醒了。但是他的怀抱有种令人安心的味道,她没有拒绝这短暂的温暖,放任自己沉沦其中。

经过今天的大起大落,她确实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来驱散她心中的寒意。此时无论是谁,只要愿意给她一个温暖的怀抱,她都不会拒绝。

她怔怔的盯着天花板,今天发生的一切在她脑海里慢慢回放,她清澈的眸里悲悯之色越来越重,唉!她叹息一声,无论命运对她有多残酷,她都要好好的活着,活得开心,活得快乐,这是她当初对妈妈许下的承诺。

想起妈妈,眼泪不知不觉盈上眼眶,妈妈,您若知道我活得这么糟糕,一定会觉得我很没用吧。可是我已经很努力在对抗着命运,还是逃不出它对我的不公。

我是孤儿,一个父不详的孤儿,所以注定了我这一生命运坎坷。我不恨亦不怨,只怪自己太没用,挣脱不了命运的束缚。

妈妈,您说温家的女儿,注定要多灾多难,注定要孤苦一生,我把它当成激励我奋发图强的动力,我不相信命运,也绝不屈服于命运。

他们要我活得卑微,我偏要活得世人瞩目,您且看着,我是怎么为您争光的。

温夕瑶迷迷糊糊睡去,又迷迷糊糊醒来,她盯着天花板上垂下来的水晶灯,有片刻的怔忪,一时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记忆渐渐回笼,她想起这是司徒北的家,她已经成了他的奴隶了。

她讪笑一声,起身下床去梳洗,这间客房有附属的浴室,浴室旁边还有一个衣帽间,全是精致的女装。

她没有碰别人的东西,关上衣帽间的木门,跨进浴室。

《长官不可以》这本小说的主人公(温夕瑶,孤儿)设定是一个国学甚至相学底蕴非常深厚的人,可惜作者(郁菲)相关的文化积淀太差,这就导致作者想推动剧情的时候肚里干货太少于是只能堆积大量心灵鸡汤式的说教,结果就是读者看得尴尬人物塑造也不够完美。我觉得任何一个有上进心的作者,你在写一本小说之前最好是多翻阅一些资料,先把自身的基础打扎实了,而不是为写而写……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