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爱人来人往》人生人来人往下一句 第十九章 爱人来人往全文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20-06-30 16:48:09    编辑:帅但    来源:阅文集团
爱人来人往

独家完整版小说《爱人来人往》由但愿人长久所编写的短篇类型的故事,故事中的光环人物是童雨,张希文,剧情震古烁今,非常耐看。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沫儿,陆然和方琴三人站在童雨的身边,三个人相互看了一眼,无奈的表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刚才打电话的时候还又说有笑的,怎么电话一挂就哭了,这是什么情况,三个人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怎么回事,童雨还呆呆的站在那

作者:但愿人长久 状态:连载中 类型:短篇
立即阅读

《爱人来人往》 免费试读

沫儿,陆然和方琴三人站在童雨的身边,三个人相互看了一眼,无奈的表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刚才打电话的时候还又说有笑的,怎么电话一挂就哭了,这是什么情况,三个人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怎么回事,童雨还呆呆的站在那,眼泪也止不住的往下流。

“小童,小童,怎么了?好好的怎么还哭了啊?”陆然轻轻的对童雨说。但是显然童雨没听到陆然和她说话,依旧低着头。

“小童,怎么了啊,到底怎么回事啊?说话啊?”陆然双手捧着童雨的肩膀又关切的问道。

“啊?没事,没事,没怎么啊。”童雨听见陆然和她说话,马上擦了擦眼泪,有勉强的笑了笑。但是大家看这笑容实在是委屈的点。

“怎么没事了?谁没事掉眼泪啊,是不是蚊子欺负你了,你告诉我们因为什么,我们给你出气,大过节的不陪着也就算了,还欺负我们,这算怎么回事啊?你到是说到底怎么了啊,我们都看了半天了,你就低头在那哭。”沫儿有也着急了,她也懵了,刚才还好好的,这么大一会就就变天了。

“没事,沫儿,真没事,没什么?别管我了,快进去吧,大鸟都买完票了吧,走吧!”童雨说着就要往入口处走但是呗沫儿一把拽住。

“童雨,你就告诉我们因为什么,我给蚊子打电话,哪有这么欺负人的,半天了,也不知道往回打个电话哄哄啊!”沫儿说着就要给张希文打电话。

“你别打了,沫儿,我真没事,求你们了,我自己能处理好,你们别管了行吗?我自己处理,行吗?”童雨看沫儿要给张希文打电话也有些着急了,她只想等张希文回来给她一个解释,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穆雪会和他在一起。

大伙一看童雨都这么说了,谁也就不好意思在往下问了,几个人就一起朝着入口处走去,大鸟说买完票在入口等她们,她们几个人从大鸟那拿完票就进去了,几个人谁也不说话,大鸟有些发懵,心想这帮女人怎么了,忽然之间怎么不说话了,太不像这些女人的风格了啊。

“老婆,怎么回事啊?我觉得怎么有点不对劲呢?”大鸟低声的问着方琴。

“怎么不对劲了?”

“你们几个不对劲啊,刚才还有说有笑的呢?这现在怎么谁也不说话啊?”

“问谁呢,问你哥们儿去,刚才童雨给张希文打完电话,就开始哭,一句话也不说,我们问她怎么回事,她也不告诉我们,不知道蚊子又怎么欺负童雨了!”

“不能啊,这俩人最近挺好的啊,怎么还能气哭了呢,上次唱歌童雨都没事呢,这姑娘挺坚强的啊,呵呵,有意思啊,你说他俩还能打起来,有好戏看了啊!”

“你什么人啊,幸灾乐祸是不是?滚!滚边呆着去!”方琴边说边拿手推着大鸟,大鸟看沫儿在那边拿想起正照相呢,又奔着沫儿走过去。

“拍什么呢你,逮哪拍哪的,年年就这些东西,还没看够呢啊?”

“我乐意,碍你什么事啊?陪你媳妇去得了,上我这得瑟什么!”沫儿转身对大鸟说完就继续开始拍。

“你们今天都怎么了,吃枪药了啊,都这么大火气呢,童雨刚才怎么回事啊?”

“不知道啊,一开始还好好的呢,后来就哭了,你给蚊子打个电话问问怎么回事啊,半天也不往回打个电话,你们这些男人真不长心!”沫儿瞪着大鸟忿忿的说。

“唉?怎么说话呢,我可是标准好男人啊,没我事啊,别把我带上!”

“赶紧的给蚊子打个电话。”

“你怎么不打呢?让我打!”

“我打我说什么啊,我也不知道怎么问啊?”

“那我打我就知道说什么问什么了,什么人啊都是,你们这些女人,服了!就知道让我们男人当炮灰!”

“让你打你就打,你打不打,不打以后别和我说话!”方琴看见大鸟和沫儿在这说话也走了过来,方琴一听沫儿让大鸟给蚊子打电话也赶紧催着他快点打,方琴说完,大鸟实在没办法只能把电话拿出来拨了过去。

张希文和穆雪两人现在刚找到一家咖啡店,穆雪挑了一个靠窗口的位置,两人就安静的坐在那里,穆雪从坐下来之后眼睛一直望向窗外,淡淡的月光,天空微微飘着雪花,屋内有些昏暗的灯光,加上咖啡厅放的轻音乐,这整个气氛显得有些暧昧,两人谁也没有开口说话,但是也没觉得感觉尴尬,张希文心里有些发慌,这是穆雪回来之后两人第一次单独的在一起,他害怕谈起从前,谈起那些那并不希望提起的记忆。张希文刚要和穆雪说话电话就响了,他看了一眼是大鸟,心想这叛徒不陪那些娘子军给自己打什么电话。

“喂,干什么啊,你不陪那些娘子军呢吗,才想起组织啊?”张希文对大鸟说。

“哪呢你?”

“北京呢,还哪呢,在你家呢!傻啊!”张希文没好气的说。

“哎呀,你还有理了,犯错误不但承认错误,还这么嚣张!”

“谁犯错误,有病吧你,出门又没吃药啊!”

“滚吧你,你和童雨怎么回事啊?你怎么惹人家了?”

“什么我怎么惹她了,哪跟哪啊,我俩好着呢,谁跟你似的啊!刚才我俩还打电话呢!”大鸟说的张希文莫名其妙。

“你俩没吵架?”

“你是不是有病,没事我挂了,磨叽什么呢!盼着我吵架呢啊!告诉你没机会,好着呢,刚才我还说回去给她买个项链呢,我媳妇高兴着呢!”

“真没事啊?”大鸟看来并不相信张希文说的。

“**真是有病,好了,挂了,回去在收拾你!精神不正常!”张希文说完就把电话挂了,大鸟在那头都愣了,心想什么叫我精神不正常啊,好心好意的打电话慰问慰问,不领情也就算了还带骂人的,太不讲究了!

“怎么回事啊,蚊子怎么说?”大鸟电话一挂,沫儿和方琴就赶快问大鸟,想知道到底什么原因。

“没事,就你俩非让我打电话,蚊子说人俩人好好的呢,说刚才还打电话了呢,也没吵架,蚊子还说回来的时候给童雨买项链呢!就你们好奇心重!”大鸟对来两人说。

“不能啊,没事童雨哭什么啊?”沫儿小声的嘀咕。

“唉?大鸟,你说能不能是这大过节的,蚊子就在电话里给童雨说了一大堆甜言蜜语,借着说给童雨买项链这事顺便把婚就给求了,童雨电话一挂,霎那间心中的小甜蜜小幸福就爆发了,接着就喜极而泣了!”沫儿感觉自己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眼睛冒着光的对这大鸟说。

“呵呵,我觉得这事好像不对,不太靠谱,主要是我实在不敢相信你的智商能推理出靠谱的东西!”大鸟笑着对沫儿说。

“说谁呢,谁智商不靠谱啊,那你说因为什么?”

“我说邱沫儿同志,方琴同志,拜托你们了,人家童雨不想说,蚊子说没事,你俩在这猜的有意思吗?好不容易出来一次,你们就研究这点事,你俩研究吧,我就逛了!”大鸟说完转身就走了。方琴和沫儿想了想也是那么回事,人家不想说自己还在这猜着什么劲啊,还耽误自己难得的业余时间,两人也挎着胳膊跟着人群看起了冰雕。

张希文和穆雪依旧坐在那里,穆雪眼睛一直没离开过窗户,张希文看两人坐着也不说话,实在有些尴尬,看来还得自己先说,看穆雪这意思都能一动不动的看一宿!

“看什么呢?穆雪?”

“下雪啊?”穆雪淡淡的说。

“呵呵,咱们那的雪比这大多了,都看了二十多年了,还没看够啊?”

“小文,这是咱们在一起过的第三个圣诞节吧?”穆雪转过身忽然问了这么一句。张希文听见后有些沉默,想起了前两次两人过圣诞的时候。

“是啊,没想到今年竟然是和你一起过的。”

“呵呵,是啊,我也觉得挺巧的。”

“你不能是跟着我来的吧?”张希文一脸坏笑的问道。

“呵呵,你想听是呢还是不是呢?”

“得了,不和你开玩笑了,你这么一问我到不知道说什么了?”张希文说完下意识的耸了耸肩。

“小文,你恨我吗?”

“问这个干什么,呵呵,不恨了,以前恨过,后来恨着恨着就忘了,我只是想不明白当初为什么,现在也不想去想了,已经过去了,再去追究也没什么意义。”

“风往哪个方向吹,草就要往哪个方向倒。年轻的时候,我也曾经以为自己是风。可是最后遍体鳞伤,我才知道我们原来都只是草。”穆雪有些伤感的说道。

“你我只不过是尘世间的一粒微尘,天大地大,一个深呼吸,什么事都没了。”

“小文,拜托,这个电影我看过,我知道你说不出来这样的话,呵呵!”穆雪笑着对张希文说。

“呵呵,穆雪同志,你说的那句台词我也听过,不要以为我就不知道了,你说咱俩这都快奔三张儿的人了,在这儿还玩儿这些仰望天空的小忧伤,多没劲啊!”张希文看场面有些伤感,实在不想在继续的说下去了。

“那是你,可不是我,我才二十六,年轻着呢!”穆雪说完撇了撇嘴。

“行,你年轻,我老了,你们女人啊,无论到什么时候就是不敢正视自己的年龄,不感面对血淋淋的现实,女人脸上的皱纹真是一刀刀割出来的,长在脸上疼在你们心里!”张希文笑着对穆雪说。

“怎么什么话到你嘴里就那么难听了,说的怪吓人的!”张希文听穆雪的语气感觉好像又回到两年前,只是他一直提醒自己这是错觉。

“小文,你和童雨在一起多久了啊?”

“快半年了。”

“我能看出来,你挺喜欢她的,她对你也是真心真意的,你好好珍惜人家吧,虽然我知道我没资格和你说这些,但是我真的希望你能幸福,否则我会觉得不安心。”

张希文轻叹了一口气“哎!穆雪,怎么说呢,其实你没必要在对过去的事情耿耿于怀,我都说了过去的已经过去了,真的,我今天可以和你说些实话,当初你走的时候我真的很伤心,我伤心的是你不辞而别,直到你走后好几天我都不知道,刚开始我满世界的找你,我去你宿舍,去你家,后来你家人和你的朋友告诉我说你出国了,真的,我当时真感觉像世界末日一样,我感觉所有人看我的眼神都是在嘲笑我,可是我没办法,两年多啊,你没给我打过一个电话,你的一点消息我都不知道,我甚至都不知道你要去多久,三年?五年?还是十年?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知道我该不该等你,如果你当初你告诉我你要出国,我会等你,别说三年,十年二十年我也能等,可是你走的时候一点希望都没留给我,你叫我怎么办,叫我怎么不恨你,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开始浑浑僵僵的混日子,直到遇见童雨,我的生活才慢慢开始改变,我开始慢慢的喜欢她,在乎她,直到把她当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我知道我可以恋爱了,可以有新的生活,我现在已经适应了有她的生活。呵呵,说这些你不会不高兴吧?”张希文越说越激动,他还是没能控制的了自己的情绪,后来他看见已经开始低声哭泣,他才反映过来。

“没事,没事,小文,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说,从我回来我就知道一切已经变了,变不回从前了。所以我只能说希望你现在的生活能幸福。”

“是啊,什么都变了,往往都是事情改变了人,而人在面对一些事情的时候往往都是无能为力。我们只能跟着感觉走!呵呵!”

“那你可要感觉好了,别出什么差错!”穆雪笑着说。

“一会儿你陪我去给童雨买个项链吧,今天没陪她怎么说也要给人家买个礼物啊,正好我也不知道你们女人的心思,你就帮我挑一件吧?”

“张希文啊张希文!你可是真不见外啊,这么大一会儿你就让我帮你给你老婆挑东西,那我这个陪你过圣诞节的人呢,没有表示吗?”穆雪说完紧紧的盯着张希文的眼睛,她也实在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

“好啊,那就买两个,不能亏着你啊!呵呵!”

精彩点评

很多人说这本书《爱人来人往》是短篇小说中的一股清流,确实如此,没有过多的宅臭味和无聊的动漫女主乱入,是一本难得具有短篇味道的小说。看这部小说的时候让我想起了去年的一部日剧,两者多少有相似的外壳,都是讲一个小说家和一群神经病女朋友的故事。当然,具体的情节还是很不一样的。作者(但愿人长久)说这本小说本质上是一部后宫恋爱喜剧,恕我直言,我是没看出有多少喜剧的东西出来。
《爱人来人往》人来人往的借口 章节在线试读 爱人来人往by但愿人长久
爱人来人往
但愿人长久/著| 短篇| 连载中
独家创作《爱人来人往》是但愿人长久新出的一本短篇类网络故事,内容中的主线角色是林洛,林艺,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无懈可击,感觉不错。精彩内容试看:“沫儿,你们明天怎么准备的啊,准备上哪玩去啊?”“啊?不知道呢,林洛明天好像没时间,公司好像让他陪客户,我准备回家好好睡一觉,嘿嘿!““得了吧,那多没意思啊,张希文也回不来,他们单位真会挑时间,非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