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假面书生撩大唐》假面书生是什么意思 八十一章 大败乞力赞 假面书生撩大唐激H

发表时间:2020-08-12 07:14:33    编辑:老淡    来源:阅文集团
假面书生撩大唐

优质创作《假面书生撩大唐》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淡水船长,主角罗凤,南诏,是一本历史类型的网文,精彩章节节选:在南诏的小白得到了安多传来的战报,阁罗凤的大军与乞力赞部也陷入了焦灼状态。凤迦异虽然心中焦急,但肩上还背负着守城的重任。小白也是看在眼里,念在心里:哥舒翰手上还有三千流民,就在南诏国与岭南道的交界处。

作者:淡水船长 状态:连载中 类型:历史
立即阅读

《假面书生撩大唐》 免费试读

在南诏的小白得到了安多传来的战报,阁罗凤的大军与乞力赞部也陷入了焦灼状态。凤迦异虽然心中焦急,但肩上还背负着守城的重任。

小白也是看在眼里,念在心里:

哥舒翰手上还有三千流民,就在南诏国与岭南道的交界处。

经过深思熟虑,小白决定出兵相助,长卿与崔涣也表示赞同:

敢打我大唐的附属国?怕是忘了有一句话了!

小白将想法告诉了凤迦异,凤迦异不疑有他,表示感激不尽。小白却笑着说道:

“你我兄弟,休戚相关,祸福与共!”

于是,小白与哥舒翰带着三千大军出发了。

大理到安多的距离有八百里,按照大军的行进速度,需要五、六天。

但云贵高原一向是越往西行路越险,更何况还是靠近吐蕃的安多地区。小白一行人足足行走了十来天才抵达安多。

阁罗凤见到自己这个“二儿子”的到来,被感动得一塌糊涂,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

“我们南诏人的眼光一向很准,老夫没有看错人哪!”

从南诏国能三次击败大唐的军队,就能看出,南诏军士的战斗力强悍无比!但他们这次的对手是吐蕃,一个占据了大半个青藏高原的彪悍民族,战斗力同样爆表!

而对于这一点,哥舒翰是最有发言权的,毕竟在座的,也就他与吐蕃交过手,而且是常年交战。

于是哥舒翰分析道:“吐蕃军士悍勇无畏,又兼高原作战的天然优势,且乞力赞久习用兵、素有谋略。所以此战,只可智取,不可力敌。”

而南诏国的将领里面,却也有几个不怕事的,天生一副傲骨,又怎愿示弱于人?其中就以黎弋力与孟缁第一个不服。

原来这黎弋力却是传说中祝融氏的后人,仗着一身神力,能开硬弓,猎熊罴。有如此本事,自然是不会畏惧吐蕃了。

而孟缁正是蛮王孟获的后人,与黎弋力还是表兄弟,这兄弟俩打小就威猛强悍,异于常人。

但是,并不是每个将士都如黎弋力与孟缁这般骁勇。哥舒翰明白这个道理,阁罗凤与小白等人都明白这个道理。

于是阁罗凤说道:“此事还得从长计议,神将说的有道理,上兵伐谋。”

黎弋力与孟缁等人一向敬服于阎罗凤,听到他如此说便也没有作声了。

这时,哥舒翰才继续分析战局,提出自己的战略计划与战术规划。小白与阁罗凤这些人都不是初经战事的愣头青,既然一心想要以智取胜,便集思广益,踊跃发言,制定出了一套近乎完美的作战计划。

而这个计划,终将使广四等人扬名西域。

话不多说,阁罗凤领着大军出城了,一经交手,南诏军便退回了城中。到后面,阁罗凤索性不再出城抗敌了,只守在城里与小白喝酒吹牛。毕竟吐蕃人以骑兵见长,攻城这种事,谁怕你?

乞力赞的本意是拿下南诏几座城,抢夺一些牧马回去,便算是成了任务。因为这样,百姓自然会重看自己一眼。想不到,南诏国人居然如此有能耐!

其实,南诏之所以联合吐蕃,究其原因还是与大唐交恶了。送上礼物,并不代表着南诏就臣服于吐蕃了。乞力赞显然是意会错了,毕竟硬骨头,是无法靠蛮力征服的,归属感才是重点。

乞力赞如今面临的局势就有点严峻了:如果输掉战争,自己的的地位肯定会变得漂浮不定!而以南诏国军士的态度来看,这场战争自己多半要无功而返。面对这种鸡肋的处境,乞力赞实感无奈。

乞力赞退也不是,进又不能。而阁罗凤似乎已经料到吐蕃远道而来,粮草必定不会太充足。所以,也不急于决战,就这么跟乞力赞耗起来了。

乞力赞可不乐意耗着,再耗下去,自己的小命说不定都耗没了!

阁罗凤却不想要他的命,应该是小白与哥舒翰不要他的命。

吐蕃人作战悍勇无畏,却也有一个不好的习惯,那便是饮酒!更何况如今正是入春之际,乍暖还寒。

两军又耗了多时,吐蕃的将士们日益都放松了戒备。在白日里有时候都松松垮垮的,而阁罗凤仿佛无视了这些一般。

这对于吐蕃人来说,是一个不错的信号:南诏国人被我们打服了,不敢轻易出城来战。只要我们不进攻,他们是不会主动出击的。

哥舒翰打的就是心理战:这才刚刚开始!

吐蕃人变得更加明目张胆起来,以至于大白天的就敢在南诏军的眼皮子底下呼呼大睡。

黎弋力与孟缁几次请求出军都被阁罗凤给拦住了,因为哥舒翰说:

“这还早着呢!”

乞力赞还是像往常一样,三五天来一次小范围试探性进攻。但南诏军却始终不为所动:

你想打野战?恕不奉陪!有脾气你来攻城啊!

两军像这样又耗了一个半月,哥舒翰突然对阁罗凤说道:“可以发起进攻了!”

阁罗凤见到吐蕃军士突然整顿了军纪一般,都变得严整起来了。大感不解:起先敌军松懈之时,你不让进攻,如今敌军又进入了戒备状态,你才来说进攻。这不是找刺激么?

哥舒翰却笑而不语,只认真的擦拭着自己的长枪:

你已经有太久没有随我虎啸龙吟了!

小白附在阁罗凤的耳边说了几句话,阁罗凤才下令三军进攻。

黎弋力与孟缁等人早就迫不及待了,此时听到冲锋的号角,如同打了鸡血一般,领着手下的大军冲了出去。

哥舒翰与左车也跟着黎弋力等人杀向了吐蕃大军。

而此时的吐蕃军士,见到安多城门突然打开,从里面涌出了一队队如狼似虎般的南诏士兵,惊惧交加之下,竟然落荒而逃了!

黎弋力一马当先的冲进了吐蕃军阵之中,紧接着孟缁、哥舒翰、左车也挥军涌了进来。吐蕃大军阵脚大乱,根本没有一丝战意。

溃败是意料之中的事,只是溃败之路还有强敌。

乞力赞的将士在安多耗了一个多月,早就没心思打仗了。而军中又盛传乞力赞要撤军的消息,大多数士兵也认为撤军不过是早晚的事。此时又碰到南诏军的全面进攻,自然是拿出了百米冲刺的速度逃跑了。

逃跑是门考验主帅的艺术活,能够活命只能算是入门,要想达到大师级别,至少得做到有条不紊。显然,乞力赞目前的状态只能称之为入门。

毕竟,在乞力赞看来,大军只要逃出了安多,回到自己的领地,一切都能安然无恙了。

但哥舒翰都出手了,又怎会让你安然无恙?

乞力赞一路跑,哥舒翰领着南诏大军一路追,追上后也不废话,提刀就砍。嗜血的战士会变得越来越凶悍,而丢失了战斗欲望的士兵是没有灵魂的。

哥舒翰领着众将一直追到了吐蕃境内,才踏着越来越朦胧的云雾掉头回城。

而战争,才刚刚开始。

接到哨兵来报,南诏军已经退走了,乞力赞才稍感心安:

哥舒翰果然名不虚传!

休整了一会,乞力赞让大将去清点人马,结果十不存五,不可谓不凄惨!

胜败乃兵家常事,乞力赞也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汉子,便拉着军中将领好好的宽慰了一番。这才是乞力赞的本色,将士们在乞力赞的鼓舞下又重新燃起了斗志,纵马前行。

当然,是回家,这仗是打不过了,只能回到王城,休养生息,来年再战了。

要回家了,将士们都有了动力,不禁加快了行军的速度。很快就抵达了迪贝,只要过了迪贝就能见到城池了。

只是今天的天色已晚。而此处的日夜温差太大,夜间不便行军,乞力赞让将士们在迪贝休整一晚。

大晚上的,高原之寒又岂能单靠人力硬撼?乞力赞按照往常的规划,让将士们驻扎在了一处幽深、崎岖的峡谷之中。这样风就进不来了。

东风肆虐,整个峡谷之中都充盈着刺耳的“呜呜”声。仿佛婴孩妇女在哭泣一般。

吐蕃将士经过几天几夜的奔逃,都已经是身心俱疲。耳旁传来的狂风似催眠曲一般,让将士们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入夜,三更。

广四与木五带着二千流民,束马衔枚,悄悄的靠近了吐蕃军士下寨的峡谷。

在朦胧月色的映照下,这些流民将士显得格外狰狞,带面具是师宗一贯的作风,而这也传承到了流民大军。

此刻,只有呼啸的狂风知道,一场屠杀即将来临。

广四手执横刀,与木五齐头并行,身后的流民大军紧紧跟随。不一会儿就到达了吐蕃的寨边,广四挥刀砍开了寨栅,大吼一声,便纵马杀入了吐蕃营中。流民大军也跟着吼了起来。

吐蕃军士大惊失色:这是铁马冰河入梦来?广四用他的行动打破了吐蕃军士的幻想。

乞力赞很快从睡梦中惊醒过来,连忙安排将士抵御。

广四单人匹马,从吐蕃军中硬生生的砍出了一条路,直奔乞力赞中军而去。

但乞力赞前番已被哥舒翰给惊破了胆,下寨之时便让车马行仗将中军连接到了一处。广四很快就陷入了吐蕃的中军阵内。

且广四身边只有自己一人,乞力赞的中军如同铁桶一般,任凭自己如何突围,仍然无法得脱。

而木五正领着流民在后方追杀吐蕃后军,喊杀声、嚎叫声伴随着大风狂啸声,不绝于耳,又怎能注意到广四这边的情形。

广四虽然身处绝地,却也不显胆怯,仗着横刀之利,在中军营内纵横驰骋,逢人便杀。

吐蕃军士都被眼前带着面具的“怪物”给吓破了胆,都认为这是从天而降的“煞神!”根本无人敢挡。

广四在来回冲突之间却越战越勇,正当时,木五又领着流民大军杀过来。

乞力赞见到大势不妙,连忙带着心腹往另一出口处奔逃。广四也不追赶,只与木五领着众军士一路杀将过去。

乞力赞即将逃出峡谷之际,却见到一队带着面具的骑兵迎面而来。心中大惊:煞神阴魂不散?

来人却是金九与银十带领的一千流民大军。碰上了吐蕃,也不啰嗦,举起着横刀便挥砍而下。乞力赞哪里还有应战之心?连忙转身往回赶,而这时,广四也赶了上来。

两处大军在峡谷之中合击吐蕃,乞力赞根本无处可逃。似乎身前的震撼要强烈一些,乞力赞又调转了马头朝着金九方向逃去。

但吐蕃军的士气早就荡然无存,又如何能抵挡得住流民大军的收割?

此刻,月色正浓。

乞力赞终于看清了那个威猛无敌的“煞神!”因为广四取下了面具。

“我不杀你,我只有一句忠告,大唐的属国你别碰!”

乞力赞望着远去的大唐将士,伫立不语。

南诏国与吐蕃之战,以吐蕃的彻底失败而告终,乞力赞单人匹马而去。自此一战,终乞力赞有生之年,都未曾侵占大唐国土。

南诏国王阁罗凤引着大军凯旋而归,论功行赏,大摆庆功宴自不必提。

只是阁罗凤尚有一事不明,便在酒席之间向哥舒翰提了出来:

“神将何以得知敌军要退兵?”

哥舒翰笑了笑,说道:“直觉!”

小白却笑而不语:明明是广四等人已经传回了深入吐蕃腹地的消息。不过哥舒翰对战场局势的把控确实不是自己可比的,三人行,必有我师!此行不亏。

经过此战,阁罗凤对于公孙无忌更加看重了。早就打听到了他还没有成婚,以阁罗凤的热情劲儿,便张罗着给他寻了门亲事。

庆功宴过后,小白想着:既然南诏已经太平,眼前也没了大事,也该回益州汇报工作了。

阁罗凤却已经给小白找到了一个媳妇,自然又让他留了下来。

身为二十一世纪走来的自由主义好青年,小白最烦的就是被安排了。此刻得知了阁罗凤的想法,心中大惊!连忙推脱,阁罗凤以为小白是在礼貌性的推辞。于是表示:

你放心,我早就安排好了,在这南诏国,一定要让你成了亲再走。

按照阁罗凤的思维习惯,南诏国人十三、四岁就可以结婚了,而小白都快十八了,竟然还没结婚!俨然就是一枚大龄单身狗了!

而小白是自己儿子的结义兄弟,又是大唐的议和使者,还帮自己打退了吐蕃大军。于公于私自己都得给他找一个老婆。

小白推脱不过便把涂椒给搬了出来。

阁罗凤却以为自己会错意了,原来是不能娶妻,那就纳妾吧。所以又笑着替小白张罗起来了。

哥舒翰也很合时宜的站了出来,表示大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公子不要推脱。

小白:……

幸好这时长卿站了出来,以自己的机智圆滑,巧妙的平息了这件事。小白才得以幸免。

阁罗凤虽然不再强求小白娶妻,却要再留小白住一段时日。

只因朝中也没有传来安禄山的消息,小白想着,那就等消息到来,与哥舒翰一起回朝(安禄山不死,哥舒翰不出。)以便给李隆基一个惊喜。

小白不知道的是,安禄山身死的消息被封锁了,严庄的消息虽然已经传出,却因为手下人办事不利被李亨的人给拦截了。

所幸严庄的消息足够谨密,没有提及小白的名号,李亨才不得而知。

但有了安禄山已死的消息,李亨的心便开始活跃了——收复两京的机会来了!

精彩点评

《假面书生撩大唐》这本小说写了六年,从提笔到如今,洋洋洒洒455万字,算是陪伴看这本小说的读者一起成长了。总体而言,小说行文流畅,历史知识储备丰富,各种擦边球的情爱描写,调教和萝莉养成看得人颇为味道。但也有比较大的问题,作者(淡水船长)的笔力严重不足,太想把自己熟知的历史和想法揉进书中,从而导致小说的架构散漫和行文极其拖沓,不免让读者越看越疲惫。我个人觉得淡水船长这个作者,写中篇小说会有优势,但是他很难驾驭好长篇。
《假面书生撩大唐》假面书生是什么意思 强受 假面书生撩大唐历史类型小说
假面书生撩大唐
淡水船长/著| 历史| 连载中
辣文《假面书生撩大唐》是淡水船长墨下的一本历史风格的网络创作,主线人物陈玄礼,李隆基,精彩情节试读:小白便将夺取益州军政大权的规划都告诉了李琳,李琳听完又根据自己掌握的情报提出了几点修改,就这样,二人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之下已经完成了宫外的交接。崔圆显然没有料到这个叫公孙无忌的男子在暗中阴谋起事,毕
相关文章
免费章节